法盲的代价 妻子重病不堪忍受,求丈夫喊人将其撞死助其离世
来源: | 作者:pro8ab7fc | 发布时间: 2018-04-08 | 321 次浏览 | 分享到:

4月3日,句容市司法局联合句容市人民法院在一号法庭举办刘某、张某故意杀人案公民旁听庭审活动,市人大代表、市检察机关人员、机关工作人员、人民调解员等80余人参加旁听庭审,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对此次审判全程录影,对案件进行跟踪报道。

记者了解到,刘某是句容市后白镇居民,其妻吴某患癌症晚期,虽经多次化疗,但病情越加恶化。不堪忍受病痛折磨的吴某请求丈夫刘某找人将其撞死来让其解脱,刘某予以坚决拒绝。随着疾病的加剧,吴某越加痛苦,为此,她向丈夫多次提起“想死”的意愿,刘某不愿见妻子忍受伤病痛苦,禁不住妻子再三请求,便同意了。

于是,夫妻二人开始物色“人选”,终于将“目标”锁定在同村好友张某身上。吴某将想法告诉张某后,张某坚决反对,同时询问刘某具体情况,刘某阐述后也表示同意妻子的请求。在随后的时间里,受害人吴某每天不间断的打电话给张某,并让其丈夫刘某进行劝说。期间,吴某也采取过服农药的自杀手段,但是由于刘某发现及时送至医院抢救,才挽回一命。

2017年5月底6月初,吴某请张某来其太阳星城的家,声泪俱下向张某说明自己的病情,同时哀求张某帮忙,让其驾驶机动车撞死自己。刘某也在一旁做张某思想工作,张某最终答应。同年5月29日,受害人吴某写下遗书,书中明确表示是自己要求张某撞死自己的,请家人不要责怪张某,请警察不要追究张某责任。

事发当日,张某驾车抵达吴某要求的地点,在两人通过电话后,张某所驾驶的机动车撞上吴某,但未撞死吴某,只造成二级轻伤。公安机关在对现场进行勘查后发现,张某在发现受害人时,并未采取刹车等紧急避让措施,而是故意为之,遂将张某带走审查。被撞伤后,吴某虽是轻伤,但不配合治疗,要求出院,并于3天后病逝。在调查中,张某向警方供述事情的因果始末,同时受害人丈夫刘某也写了谅解书,并提供相关视频、音频证实张某的供述。

记者了解到,在开庭审判前,警方通过走访,了解到多方证人证言,包括受害人吴某直系亲属。其证言皆证实刘某、张某合伙杀人前,刘某与吴某夫妻感情好,自从2003年吴某确诊为宫颈癌后,刘某一直悉心照顾吴某,并竭尽全力进行医治,刘某、张某都挺老实本分的,两家关系都挺好的。案发后,同情的声音来自熟悉吴某的很多人,首先是他的家人都对张某、刘某表示谅解请求能给他们轻判。

  记者了解到,刘某与张某合伙驾车撞死吴某的行为是否属于故意杀人成为了庭审中控辩双方辩论的焦点。

  根据各种音频、视频等证据,可以证实刘某在之前几十年当中确实对吴某悉心照顾,夫妻感情和睦,尽到了丈夫的责任。张某则是因为受到吴某及刘某的请求,帮助其摆脱病痛折磨,才答应吴某请求的。同时,公诉人指出,被告人的妻子一直受病痛折磨,案发前要求张某撞死自己,但实际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自杀行为,而是刘某、张某计划预谋,合伙驾车撞死吴某,虽然犯罪未遂,但确实实施了行为,其故意杀人罪的证据充分,被告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上法律责任。

  公诉人强调,此案既要考虑到案的特殊性,也必须正视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建议从轻处罚

近年来,因“安乐死”引发的诉讼在全国各地频频发生此类案件中,司法实践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裁判标准,“安乐死”实施者有的被无罪释放,有的则成了阶下囚但是,必须明确的是“生命权是公民一项最基本的权利,任何人未经过法律许可,均不得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

普法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