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吴某林谎借《劳务承包协议》骗取保证金行为看诈骗罪
来源: | 作者:pro8ab7fc | 发布时间: 2018-06-08 | 1654 次浏览 | 分享到:

【案情简介】

受害人周某全于20173月份通过朋友介绍认识吴某林,吴某林谎称其在句容有油漆劳务分包工程可以交给周某全,并带领周某全到句容北部新城小区的工地查看,谎称该工地就是其承包的工程,同时向周某全提供了一份南京建总与其签订的句容北部新城工程承包协议,取得了周某全信任。周某全在缴纳保证金15万元后,与吴某林签订了《劳务承包协议》,后周某全到北部新城询问得知该项目并非吴某林等人承包,遂报案。

【调查与处理】

20178句容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将犯罪嫌疑人吴某林等人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同年,句容市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作出了批准逮捕决定。

【法律分析】

办案中,办案民警对犯罪嫌疑人吴某林涉嫌何种犯罪时存在以下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涉嫌诈骗罪。第二种观点认为涉嫌合同诈骗罪。正确将合同诈骗罪从诈骗罪中区分出来,应当注意以下四点:一是分清两罪构成要件。两罪在犯罪主体、犯罪客体、客观方面存在诸多不同:犯罪主体,合同诈骗罪的主体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单位,而诈骗罪的主体只能是自然人;犯罪客体,诈骗罪侵犯的是公私财物所有权,合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为公私财物所有权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犯罪手段,合同诈骗罪只限于五种情形:1.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2.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3.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4.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5.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而诈骗罪在手段与方式上则没有限制,只要行为人在主观上具备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通过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数额较大财物的行为,就构成诈骗罪。二判断是否存在交易。按民法通则,有效合同包括主体有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标的合法三个要件,缺一则合同可撤销。而合同诈骗罪构成的法定情形中对合同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标的的真实性未做规定。换言之,立法者认为利用虚假合同标的进行诈骗的情况不属于合同诈骗,虚假合同标的排除了合同诈骗罪归为扰乱市场秩序罪中的原因必须要有市场交易存在,如果利用虚假合同标的进行诈骗,符合诈骗罪的要件,应当以普通诈骗罪查处,没有市场交易存在的合同仅仅是诈骗的工具而已。三判断是否扰乱市场秩序。合同诈骗罪处于刑法分则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之第八节扰乱市场秩序罪中,因此,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应是进行市场交易的一种法律行为,必须是体现市场交易关系的经济合同并不是所有利用上述合同进行诈骗的行为均构成合同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的法条规定,主要吸收了最高院、最高检198578日《关于当前办理经济犯罪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试行)》和19961216日最高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内容,而最高院上述《解释》第2条曾规定:根据《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和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利用经济合同诈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的,构成诈骗罪,其中使用了利用经济合同这个词。所以婚姻、收养、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不在该罪合同之列;行为人利用伪造的遗赠扶养协议向继承人骗取被继承人的遗产的,也不属于合同诈骗罪。四判断是否利用合同。在有些普通诈骗案件中也会存在借合同的名义实施诈骗的情形,从表面上看似乎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使得我们在定性时存在误区,甚至出现只要有合同就是合同诈骗的片面认识。利用合同是合同诈骗罪区别于普通诈骗罪的根本所在,但不是所有利用合同形式进行诈骗的行为都会构成合同诈骗罪。在具体办案中,应充分考虑利用合同在犯罪形成中起到了关健作用,被害人应是基于或主要基于该合同的签订和履行才形成的错误认识而自愿处分财产,如果嫌疑人采取了除合同之外的其他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使被害人形成错误认识而被自愿处分财产,即使签订了合同也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其次,利用合同诈骗必须是发生在合同的签订、履行过程中,而不能是在其前或者其后。

综上所述本案中的北部新城工地工程并非吴某林承建,吴某林无法拿到劳务承包,二人签订的《劳务承包协议》对该工程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即“合同”对市场经济秩序不会造成任何扰乱。周某全自愿处分财产并非基于双方签订了《劳务承包协议》,而是基于协议签订之前吴某林一系列行为表现所迷惑,如带至工地查看,提供南京建总与吴某林签订的句容北部新城工程承包协议等等,使周某全主观认识上发生错误吴某林主要诈骗手段不是利用合同双方签订《劳务承包协议》是对犯罪既遂的完善,是对吴某林诈骗成功的结果再次确定,是自然发展的结果,使之看上去更真实。吴某林的行为和表现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不具有刑法等法律所列举的合同诈骗罪的法定情形,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典型意义

此种案件类型在日常生活中屡见不鲜,公安机关通过“以案释法”形式向公众传达法律知识,意义在于:一是让公众以个案形式真正掌握法治知识,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使法治信仰植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心灵深处,使法律成为人们发自内心深处的自觉认同和自愿依归。二是从法理上让人民群众对执法者的解释信服,让执法办案的全过程经得起法律的考验和人民群众的追问,执法者必须努力提高自身业务水平、规范执法行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接受诉讼参与人和社会公众的监督。

普法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