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控制赌博输赢的方式骗得他人 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来源: | 作者:pro8ab7fc | 发布时间: 2018-05-25 | 169 次浏览 | 分享到:

【案情简介】

2017年6月至12月期间,犯罪嫌疑人曹某、宜某、张某、姚某等十余人,在句容市某镇的棋牌室等地,先后引诱被害人张某某、侯某某等九人,在事先准备的有作弊卡控制大小点的麻将机上参与以“牛牛”方式进行的赌博活动,共9次赢取被害人30余万元。

【调查与处理】

201818日,句容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将犯罪嫌疑人曹某、宜某等人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112日,句容市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作出了批准逮捕决定。

【法律分析】

针对此案中犯罪嫌疑人曹某、宜某、张某、姚某等人行为,分歧在于是以赌博罪还是诈骗罪定性。办案人员认为该行为已经脱离了赌博行为的范畴,应以诈骗定罪处罚

首先,行为人仅仅设置骗局引诱对方参与赌博,如通过同伙猜大小点少输多赢,使围观者动心而参与到赌博中,但在赌博过程中则不存在任何欺骗行为的性质,笔者认为是赌博行为,构成犯罪的应以赌博罪定罪处罚对此,1991312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在关于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获取钱财的案件应如何定罪问题的电话答复中已经予以明确:对于行为人以营利为目的,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的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应以赌博罪论处。在199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又向索还钱财的受骗者施以暴力或暴力威胁的行为应如何定罪问题的批复》中也有所肯定,行为人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获取钱财,属赌博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以赌博罪定罪处罚。参赌者识破骗局要求退还所输钱财,设赌者又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拒绝退还的,应以赌博罪从重处罚;致参赌者伤害或者死亡的,应以赌博罪和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依法实行数罪并罚。第一种意见混淆了最高人民法院的答复与批复的含义,无论是答复(对于行为人以营利为目的,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的行为,……)还是批复(行为人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获取钱财,属赌博行为,构成犯罪的,……),构成赌博罪的必要条件都是诱骗参赌行为,而并不是参赌后的欺骗行为,其行为定性是有严格时间限制的,不能随意作延伸解释。

次,在构成犯罪的前提下,赌博罪与诈骗罪还是具有明显区别的,主观方面赌博罪是以营利为目的,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财产为目的。赌博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而诈骗罪的客观要件通常表现为行为人实施欺骗行为──对方产生或者继续维持错误认识──对方基于认识错误而交付财产──行为人获得或使第三人获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赌博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序良俗,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

第三,赌博中的输赢是不确定的,而赌博欺诈中的输赢往往事先已有定数,完全受人操控。其行为是出于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而通过某种为对方所不能察觉的违反游戏规则的方式,甚至借助某种先进工具、技术来实施。赌博中的欺诈行为是行为人把某种赌具作为媒介,通过实施一系列有预谋的行为,促使相对方认为自己技术差,运气不好而自愿地将自己的钱财交付给对方而遭受财产损失,事实上是以赌博之名行诈骗之实,更符合诈骗的行为特征,构成犯罪的应以诈骗罪定罪处罚。

典型意义

该起以赌博行为构成诈骗罪的案件,是一堂生动的全民法治课。公安机关以此为典型向公众阐释有关法律问题,让群众深刻了解到赌博行为的危害性。该案典型意义在于:一是有针对性地运用好以案释法方式开展普法宣传。该起案件就其法律适用而言,争议焦点在于其行为是构成赌博罪还是诈骗罪公安机关对法律性质作出全面剖析,结合案情形象地阐释了赌博罪和诈骗罪的区别相关法律知识。二是让群众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小的违法行为也可能转换成严重违法行为,给自己、他人以及社会造成不良后果。三是让群众意识到法治观念以及法律知识的重要性,借此注重自身的法治教育,强化自身的法治观念,规范自身的社会行为。

普法动态